视频二区 制服丝袜 学生系列

  • <dd id="au88e"><kbd id="au88e"></kbd></dd>
  • <strong id="au88e"><object id="au88e"></object></strong>
  • 首页 >> 專題創作 >>脫貧攻堅 >> “決勝全面小康、決戰脫貧攻堅”詩抄(第一輯)
    详细内容

    “決勝全面小康、決戰脫貧攻堅”詩抄(第一輯)


    花鹿坪手記

     

    王單單

     

    花鹿坪扶貧記

     

    1

     

    又去村子里轉了一圈

    史周才搬了新家

    陶馬紹的地皮剛剛硬化

    徐聲艷的女兒輟學數月

    多次勸返,終于登上回程的火車

    無數次告訴過徐家三,我姓王

    他無數次追問我,你是誰

    轉到一塊荒地里,有間房子

    常年空著,可能要挨近年關

    呂道榮才會回來

    轉到馮先海家,給我道歉了

    昨天村民開會,他因病缺席

    ——轉。一直轉,像陀螺

    轉到暮色四合,月出高山

    噫,你抬頭看看

    月亮是不是天上的貧困戶

    需要我們用盡離別與孤獨

    一次又一次地幫扶

     

     

    臨時救助五百元,用于補齊短板

    缺少廚具,就買廚具

    缺少衣柜,就買衣柜

    缺少沙發,就買沙發

    窗子壞了就換

    門壞了就重新安

    可陳石分最想要的不是這些

    她丈夫走得早

    女兒出嫁,兒子在外務工

    她的短板是愛,是孤獨

    是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家中

    無法抵御的嚴寒

    ——她需要的,我也沒有

    她想買一張能插電取暖的桌子

    但這超出了救助金的使用范圍

    “小王,五百塊錢的慈悲

    能否換得一個暖冬的慰籍”

    我在她混濁的目光里

    讀到了這一句,便在心里默許她

    “買吧,大不了我賠”

     

    3

     

    聽到我的聲音在屋后響起

    李家英趕忙打掃家里的衛生

    她六十二歲了,反應竟然那么靈敏

    我進屋時,她剛掃完屋子

    假裝在整理床鋪,灰塵尚在飛舞

    我已上門督促過很多次了

    她也想表現得好一些

    可她才從蘋果園打零工回來

    在那里除草,六十元一天

    加上養老金,加上地租,加上贍養費

    她可以活得很好。但她暫時

    把贍養費這一筆刨掉了

    她說還動得起,還過得去

    其實她是想給兒子減輕點負擔

    她是一個母親,和我的母親一樣

    矮小,瘦弱,帶著一股韌勁

     

     

    我不走,我哪兒也不去

    房子垮了,死在里面

    也不要你們負責——

    七十八歲的張家會住在危房里

    說什么也不搬離。但危房不住人

    住人不危房。我的工作是

    確保每一個老人都能住進安全的房子里

    一次又一次,我叩響周史玉

    ——張家會長子家大門。一次又一次

    他都似乎很為難,欲言又止

    開始我好言相勸,后來我歇斯底里:

    第一,贍養老人是你的義務

    第二,你曾住在她的身體里

    那里安全、溫暖,你在那兒

    長出手,長出腳,長出了爬向人間的勇氣

    她曾給了你一個王宮,你卻

    舍不得給她一間房子

     

    后來周史玉接走了他衰老的母親

    像一根頂梁柱,撐著

    這間隨時都有可能坍塌的房子

     

    初見鄭興富,他喝醉了

    大鬧村委會,見著誰都要比劃兩下

    平時戰天斗地的村干部們,不約而同地

    對他一忍再忍。幾天后

    我去鄭興富家走訪,他見著我

    竟然瑟瑟發抖,從那個不可一世的酒徒

    驟然做回了本分的農民。他住在

    修繕加固的房子里,凌亂的物什

    散落一地。他駝背的妻子陸應窈

    就住在正對面,房屋條件好

    室內相對規整。兩人都一口咬定

    他們早已離婚。最近我又去走訪

    斜陽晚照,他倆坐在菜地里

    看起來像一對恩愛的夫妻

    面對我再三追問,二人終于承認

    以前真的離了,可自從

    唯一的孩子死后,他們

    又在一起

     

    6

     

    如果空氣需要付錢,陽光不再免費

    你早已成為餓殍,橫陳于亂草

    你正值壯年,當是男人扛鼎之日

    有雙手,為何揣進褲兜

    有雙腳,偏要自絕于道路

    你看看,這些墻根下的螞蟻

    它們都懂得搬運米粒、蟲子

    如果你繼續懶下去,總有一天

    它們將會把你也搬走,連肉帶骨……

     

    ——我如此訓斥陸應章。他開始

    沉默,后來臉紅,再后來惱羞成怒

    “溝死溝埋,路死插牌。我的命

    捏在我手里,你不要來干涉”

     

    幾天后,我路過卯家沖

    寒風中有人在搬磚,走過去一看

    陸應章站在那里,手上全是泥

    看見我后,他臉上堆滿笑容

    那笑容里,有著深深的歉意

     

    7

     

    五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在爐火上

    煮雞蛋。沸騰的清水中

    還有兩枚光緒時期的銀圓

    她說這樣煮,能治病

    我讓她去正規醫院治療

    交了醫療保險費,可以報銷

    她翻出幾枚銀戒指,把最舊的

    遞到我眼前,臉露出了少女的羞澀

    我知道,這是她結婚時用的

    她做了許多布鞋,卻不賣

    她一雙雙拿著給我介紹:

    這是給爹做的

    這是給他(丈夫)做的

    這是給女婿做的

    這是給兒子做的

    如果你喜歡,這雙就送你——

    也不向你索要低保

     

    8

     

    周國馳終于還是在砌牛圈了

    他還將敞壩填平,從中修了一條路

    與眾人的路,相互接通

     

    周國馳家沒有牛圈

    他從四個方向安裝了攝像頭

    監控下,十多頭牛養在露天壩子里

    時間久了,經常有人反映

    牛糞影響了周圍住戶和村容

    我們駐村隊輪番找他理論

    終無果。人們私下議論

    這個人的心,比石頭還要硬

    有人講起另一件事情:

    幾年前,村里人打電話給周國馳

    告知他兒子死了。他不慌不忙

    在山上將牛喂飽;貋砗

    自己刨個坑,把孩子埋了

     

    9

     

    雷慶松的兒子有心臟病

    我們給他解決了低保

    雷慶松要修建房屋

    我們給了他建房補貼

    雷慶松的家里簡陋

    我們給他買了沙發

    雷慶松的貧困程度較深

    生活壓力大,我們給他妻子

    安排了公益性崗位

    最近,雷慶松又讓我幫他

    申請水泥和砂石,我雖答應了

    但不一定能成。陽光不能

    只照耀一人,雷慶松

    我只是一塊石頭,無法給你

    鋪出整條道路。你踩踩我吧

    或許僅能給你墊出一點高度

    微不足道!

     

    10

     

    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

    除了駐村扶貧隊員,我還擔任

    花鹿坪十三社第一村民小組組長

    三十多年來,第一次當領導

    有點心慌。這個社有一百四十一戶四百一十人

    社員有金忠云、李仕省

    陳永華、史昌斌等等

    就像秋天之后,田野里這些

    仍然頑強生長的植物:

    銀葉桉、鬼針草、荻草、蔓黃……

    或許,他們卑微、困厄甚至有些潦草

    但凡事凡物,皆有自己的神圣——

    你問問,那些目不識丁的父親

    如何給自己的兒子取名

     

    11

     

    花鹿坪位于昭通城南郊

    離城十三公里;、漢

    兩種民族相安而居

    也是幾年后,昭通市

    花鹿坪機場所在地

     

    花鹿坪盛產蘋果

    數萬畝蘋果基地已然連片成形

    接天的樹苗長在山岡上

    或許,用不了太多時日

    你會驚覺:一夜春風起,萬樹蘋果花

     

    開花成海,結果為洋

    那時候,人們從四面八方涌來

    或為觀花,或為摘果

    那時候,人們將會重新定義

    花鹿坪這個地名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

    一個現代的農村,將為《詩經》

    找到佐證。

     

                 2019年12月14日初稿

                 2020年1月5日定稿

     

    (選自《詩刊》2020年5期上半月刊)

     

    扶 貧 記

     

    這是我在昭通城南郊

    一個名叫花鹿坪的村子里

    扶貧的第四百九十八天

    因此我想起了一些窮人

    在他的時代

    翻開時間的黃土

    肉身如紙片,折疊在

    歷史打卷的那一頁

    比如,“饑來驅我去”的陶淵明

    比如,“秋至老更貧”的孟郊

    比如,“野蔬充膳甘長藿”的元稹

    比如,“心憂炭賤愿天寒”的賣炭翁

    比如,“舉家食粥酒常賒”的曹雪芹……

    假若把這些人,統統放到當下

    放到花鹿坪,或者

    祖國的任何一個貧困村

    那么他們將會擁有另外的名字

    就像我的掛包對象:

    金忠平、馮興松、馬二才、史周天等等

    這樣的話,他們都會獲得幫扶

    都會解決“兩不愁”“三保障”

    這樣的話,“安得廣廈千萬間

    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在一千多年后的今天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之際

    貧困戶杜甫當年的夢想

    將不再是夢想

     

    (選自《北京文學》2019年10期)

     

    花鹿坪一夜

     

    那么晚了,大風翻過山梁

    她要去哪里?她邊跑邊喊

    “嗚嗚、嗚嗚、嗚嗚……”

    這聲音太像人的了

    以至于我再三起身,想確認

    可透過窗口看去,秋后的原野

    除了滿地白晃晃的月光

    寂靜中,一無所有。整夜

    我無法入眠,總覺著有個母親

    不知藏身何處,仍然在喊

    “嗚嗚、嗚嗚、嗚嗚……”

    ——嗚嗚,像一個女孩的名字

    因此我又想起劉翠蓮,未滿18歲就外出打工

    離開那晚,她的母親

    獨自躲在松林里哭——

    嗚嗚,嗚嗚……伴著周圍

    無邊落木

     

                      2020年3月10日

     

    復 墾 記

     

    新房建好后,人們陸續搬遷入住

    曾經的土坯房空置下來

    除了少數留做生產用房外

    大多都要拆除,以便

    讓閑置或浪費的土地獲得復墾

     

    馬大妹的舊房子被拆除了

    她曾在里面誕下三男兩女

    如今延得子孫滿堂

     

    春耕時,馬大妹在

    拆除后的土地上,種了

    半畝青椒和生姜

    秋收后,她打算將其做成剁椒

    寄往孩子們,抵達的

    每一個地方

     

              2020年4月11日

     

    碩    果

     

    李彩霞家院子里有三棵核桃樹

    掛果后,樹干無法承受

    其重量,一天天垂向地面

    李彩霞擔心樹干會被壓斷

    便用木樁給每棵核桃樹都做了支撐

     

    李彩霞的丈夫十年前死于車禍

    她獨自拉扯著四個孩子

    大兒子是全校優等生,卻在

    初中畢業后選擇回家務農

    和母親共同挑起生活的重擔——

    將其他三個弟妹送進大學

     

    李彩霞說:趕上好時代了

    在我家最艱難的時候

    得到各種扶貧政策的支持

    才能度過一個個難關

    李彩霞的大女兒去年畢業了

    成為一名教師,整個家庭的壓力

    也逐漸得到了緩解

     

    人逢喜事精神爽,與前兩年相比

    劉彩霞似乎變得更年輕了,就像

    院子里那幾棵核桃樹

    隨著果子收成之后

    樹干也一天比一天

    挺——得——更——直

     

                   2020年4月1日

     

    感    恩

     

    花鹿坪村委會,光滑的

    水泥外墻上,正中間

    有個雞蛋大小的孔

    幾棵草從里面長出來

    (哪怕有一丁點的機會

    生命的力量便會見縫插針)

     

    當我正驚嘆于眼前這幕時

    卻聽到孔里傳來

    雛鳥嘰嘰嘰的叫聲

    恍然大悟——

    那是鳥銜進去造窩的草

     

    幾個月后,那窩鳥兒

    飛走了,帶著枯草給予的溫度

    翌年春天,那些枯草

    復活了,青蔥的一撮

    從孔里躥出來

    由于窩里鳥糞的滋養

    竟然比周圍的草,長得

    還要蔥綠,肥美

     

                       2020年4月2日

     

         (以上選自《詩選刊》微信群)

     


    紅草河脫貧紀事

     

         

     

    1

     

    當年,在紅草河上廁所

    要有足夠的勇氣讓臀部暴露在

    光天化日之下,供蚊蟲侵犯

    老馮說:貧窮

    就是上半身沒面子

    下半身也沒面子

     

    從紅草河到東下關

    地,一方高過一方

    草拔不光,石頭揀不完

    玉米的殘根拳頭一樣攥著土

    不撒手。如果能擠出點什么

    只能是膽汁

     

    2

     

    去阜平縣的這個小山村

    相當于一次穿越

    回到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

    白書記的發型和中山裝是為明證

    時間

    似乎從長城嶺下坡的一刻踩了剎車

    剎車片磨得冒火

    必須要在東下關路口沖水冷卻

    伴隨“嘶嘶”的聲響,激起大量水蒸氣

    張耀宗憑這門生意成了鄉里的首富

    在保定買房,送孩子去北京上學

    “你就不能拉扯一把村里人?”

    “半掛車都拉不動,我哪有力氣拉”

    這是關于紅草河村脫貧最早的一次對話

     

    3

     

    愛上一個阜平村里的小伙子

    意味著什么?最初是絕望

    2008年,安徽姑娘翟艷玲

    跟隨劉永剛從北京回老家過年

    看見屋頂和窗戶上的塑料布

    吃飯時圍坐在土炕上

    心里說:最好一輩子打工

     

    別回來。2016

    農家樂老板娘翟艷玲

    回憶往事,仿佛是在訴說別人的經歷

    跌倒,需要有人扶一把

    年老力衰,需要有人扶一把

    貧窮,是一個家的東倒西歪

    扶一把就有機會站穩腳跟

     

    4

     

    堅固的堤岸不能有經年的蟻穴

    強盛的國家不能有沉疴的村莊

    開方、配伍,君臣佐使

    首都是心臟、城市是四肢、道路是血脈

    對于國家的身體來說

    每座村莊都是一具器官

    是肺泡、是血小板、是不停蠕動的胃腸蠕毛

     

    像治療消化不良和骨質酥松癥

    無息貸款、土地流轉入股、種養殖技術引進

    扶貧,讓貧血癥患者重塑造血功能

    這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中的一步

    和登上月球那一步一樣

    腳踏實地

     

    5

     

    玉米粒八毛二分七一斤

    畝產一千二百八十斤

    玉米芯五分錢一斤

    產量比玉米粒略輕

    香菇四塊錢一斤,畝產四萬斤

    紅草河村委會

    村民們被這樣一筆賬驚得目瞪口呆

     

    只聽說山里出礦、出煤、出石灰

    從沒聽說半山不山,連土帶沙的窮鄉地

    一畝能掙上萬,簡直是垃圾堆上

    長出的金疙瘩!把玉米芯粉碎之后

    包裝成袋,接種菌絲,五天發芽

    一百二十天收割。普洱香菇燒肉

    香菇黃豆豬蹄煲、香菇醬蒸魚頭……

     

    6

     

    把香菇搬到紅草河的玉米地里

    和把老娘搬到帶抽水馬桶的單元房里

    一樣需要適應。老馮打了個比方:

    環境造就人,人改變環境

    用鋼管支起弧形棚,覆膜,保溫

    加蓋遮陽網,控熱;內置噴淋系統

    加濕;前后卷膜器離地五十公分

    開口一米,放風

    這就是香姑娘需要的舒適安穩的婚房

    她會懷孕,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她會害口、撒嬌,她愛洗澡

    她能為你生下九胞胎

    你死心塌地愛她,她就熱火朝天地愛你

    快去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吧

     

    7

     

    保阜高速公路在東下關有個出口

    高速引線沿著一條峽谷刺過來

    是車輛的上下口,也是穿堂風的刀口

    覆上膜的鋼骨架猶如一只巨型風箏

    我見過被風擰成麻花的鍍鋅鋼管

    令人腿肚子轉筋

    那就為每一根鋼管配一只“水泥秤砣”

     

    沙子、石子、水

    按比例調和、攪拌

    就能托住天,抱住地

    放線、找平、定位、挖坑、澆筑

    干吧!每一種生活都需要

    牢固的物質基礎

     

    8

     

    水從哪里來?腳下

    白書記說,下挖八米就見水

    “可能?”“百分之八百

    你別看這地里的玉米不發個兒

    這地絕對是風水寶地”

    懂水文的老張點了穴

    立即開挖,八山一水一分田

    一鏟泥土九成沙

    挖到三米五,一塊不大不小的石頭

    像萬年烏龜蠻橫地趴在那里

    小馬癱了腰,小高泄了氣

    老張說:好兆頭,接著挖

    這叫元寶井,“神龜”鎮守,果然

    三天后井里出水了

    用水泵往外抽,三天三夜抽不完

     

    有井,一塊貧瘠的土地就有了底氣

     

    9

     

    幾個鍋蓋大的墳丘

    散布在南段,占了三分地

    就相當于少收入一萬斤香菇

    “聽說沒有后人,平掉算了”

    “不沾!”書記說“都是烈士

    不能因為三分地收成就當白眼狼”

    “那就祭拜一下吧”

     

    鞭炮的回聲在山谷間飄蕩

    幾柱小龍卷風把紙屑煙灰高高揚起

    盤桓久久,不肯離去

    這種風紅草河每年春天都有

    你們不要胡思亂想

    白書記、老馮、老張、小高,還有我

    一躬在地,龍卷風消失在山腳下

     

    10

     

    阜平不平。阜平啊

    草窮,山不窮

    土窮,水不窮

    人窮,志不窮

    在三三七國道兩側種上格;

    不老樹、紅草河、天生橋、龍泉關……

    沿途的村鎮就都有了笑容

     

    20138月,第一茬香菇收割完成

    出地三元一斤。老馮對白書記說:

    你得請我們喝頓好酒。白書記說:

    我有自家釀的棗兒杠子,再配十道菜

    老張說: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每道菜里都得有香菇

    小馬和小高不好意思地說:

    最好給我們介紹個阜平好姑娘

     

    11

     

    20169月,一架打樁機

    比腰還粗兩圈比榆樹還高三尺的打樁機

    在三三七國道邊支起來

    待鉆頭扎進土里,白書記給孫子講解:

    樹有多高,根就有多深

    樓房也是,根據鉆頭長度推算

    這塊地要蓋的樓房在二十層以上

     

    “貧窮的本質

    是人類的自卑、自私和自閉”

    20204月末,劉自強

    在日記本上寫下工作感悟:

    “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

    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

    幼有所長……是謂大同”

     

    12

     

    暫別紅草河

    去駱駝灣旅游,走訪顧家臺

    參觀一號院,攀登遼道背

    聽一聽龍泉關小學的讀書聲

    你會發現,阜平有一種嶄新的

    符合太行山氣質的,質地堅硬的

    比青春期略顯成熟的生活

    正不徐不疾、不驕不躁地展開

     

    回到紅草河

    懷里竟然揣著這樣的詩:

    花鳥青云宿,晨曦即天涯

    山草醫我心,山溪烹我茶

    潛心耕日月,信手織彩霞

    江山有遺愛,此地宜為家

     


    去年在弄關屯

     

    劉立云

     

    森林覆蓋的彈坑

     

    “我們在這里打過仗!”當我們乘坐的車

    在邊境線我方一側嶄新的公路上

    艱難地爬坡;當我看見山岡上筆直的

    針插般密集的桉樹;蓬蓬勃勃

    的松樹;密密匝匝,枝葉展開如一匣匣

    子彈樣的杉樹,我在心里說是的

    是的,就是這樣,我們在這里打過仗

     

    我想起了那年的情景,想起公路兩邊的山

    曾經光禿禿的,山上的樹木屢屢

    被戰爭砍伐,被戰火熊熊焚燒

    戰爭也嘯叫著,砍伐我們年輕的肢體

    有時是我們的手,有時是我們的腳

    有時是我們的命!而我們是

    為祖國去戰斗的,為祖國去沖鋒陷陣

    我就希望我們的手,我們的腳

    甚至我們的命,插在那里

    能長出一片森林來;我就希望它們郁郁蔥蔥

    靜靜地,覆蓋那些大大小小的彈坑

     

    我們乘坐的車還在行走,沿著邊境線走

    我們是去看望邊境線上的人民

    去看望他們的家,他們的孩子、學校

    和田野。山岡上的桉樹、松樹和杉樹

    撲面而來。我認出了它們(不知道

    它們是否還記得我,也認出了我?)

    我認出了它們是漫山遍野的

    次生林,這讓我驚喜并倍感安慰

     

    我知道凡是樹木都有年輪,都有清晰的

    記憶;而邊境線上這一片片次生林

    它們用自己的存在,用它們的郁郁蔥蔥

    蓬蓬勃勃,告訴人們——

    戰爭已遠去

    它們的生命與和平生長的時間,一樣長

     

    給孩子們辨認一條河

     

    聽說他慷慨地拿出自己家里的宅基地

    又慷慨拿出自己三十八歲的年華

    讓這座小學,讓在小學上空

    飄揚的那面旗,成為弄關屯最靚麗的一道風景

    之后,我在想:一個人的胸膛要敞開到

    什么程度,才能算寬闊?

    才能成為全校四十二個孩子的

    老師、校長,和他們的精神父親?

     

    并且不止這些。并且他還拿出了他的學養

    他的憧憬,他早些年拋下村寨

    遠走高飛的夙愿,在指給孩子們辨認的

    一條洶涌流淌的大河

    旁邊,用漢壯苗三種語言,分別建造三條船

    他對孩子們說,你們必須渡過這條河

    河這邊叫貧窮,叫蒙昧;而河那邊

    叫現代,叫文明;或者叫遠方

    叫詩歌——那是我們祖祖輩輩從未

    到過,但我們這一代人,必須到達的地方

     

    這個叫李春謀的人,個子不高,皮膚

    黑黢黢的,保持著他這個民族的

    樸素,堅忍,和深藏在骨頭里的倔強

    他說他指出的那條河

    實際上,太寬闊太洶涌了,可謂

    驚濤拍岸;他那些翻山越嶺來讀書的孩子們

    沒有幾個能渡過河去

    而他要做的,是當他們被大浪打回來

    他就站在河邊,不讓他們上岸

    他要把他們一個個繼續往河的那邊趕

     

    李春謀是在上課的間隙說這番話的

    他讓在同一個教室上課的三個年級

    臨時自習十分鐘

    我發現他有許多話要對我們說,但當他反復說起那條河

    我看見他望著層層疊疊的山巒

    眼睛里有一種落在井里,長久被遺忘的憂傷

     

    與苗族漢子老B喝酒

     

    我向四十出頭的這位六個孩子的父親

    問好;他笑而不答,酒氣撲面

    懷抱一個碩大的飲料瓶子,給我們

    倒酒。用的是喝功夫茶那種小杯子

    色澤模糊,像他新房上鎖的

    位置上,那塊水泥磚上的包漿(說污漬

    或許更準確一些)。剛進門的時候

    我看了一眼他的家:有一臺老式

    木殼電視機,五六張缺胳膊少腿的

    板凳。一根竹竿上晾著短褲、襪子

    圍兜、尿片;鹛晾锏幕饎傁

    低矮的飯桌上放著剛吃剩的飯菜

    他是一個熱心人,每倒一杯酒都要用

    穿在身上那件汗衣擦一擦杯子

    他擦一下倒一杯,遞給我左邊的藍野

    擦一下倒一杯,遞給我;再擦一下

    倒一杯,遞給我右邊的駐村干部

    但駐村干部說不喝了,不喝了,老B

    你不能用酒堵我的嘴,我該批評你

    還得批評你,是不是?你把15歲的兒子

    放到廣東去打工是不對的,是不是?

    他還未成年嘛。老B說,是是是

    按政府說的,我打電話讓我兒子回來

    不能讓政府受連累。相互推擋中

    酒杯從駐村干部的手中掉下來,杯碎了

    酒灑了。他迅速換一只杯子,再擦

    再倒酒。駐村干部趁機跑出去接電話了

    老B把下一杯酒,放在駐村干部原來

    面對的桌子上,對我們說,我們不能

    凡事靠政府,我六個孩子,政府能給我

    蓋六棟房子,娶六個兒媳嗎?還得靠

    自力更生;還得靠孩子自己出去

    打工賺錢。說著他舉起酒杯說,喝!喝!喝!

    我看看藍野,看看駐村干部剛坐過的

    那張空凳子,咕嚕一下,把那杯酒干了

     

    先人身懷怎樣的謙卑

     

    我真欽佩靖西老百姓的純樸,他們

    把先人埋在村莊的四周

    埋在不妨礙播種和收獲的田間地頭

    甚至埋在大路邊,好像先人們

    不是去另外一個世界

    而是繼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家里遇到什么事,打開窗

    大聲吼一嗓,他們就會扛著鐵鏟回來

     

    都是平平常常隨隨便便的一些土堆

    有的連土堆也沒有,只是壘著

    幾塊石頭;有的有墓碑但大多數連墓碑也省略了

    更多的已沉落,平復,還原為耕地

    種上了糧食、蔬菜、煙葉

    和政府及有關公司

    扶植推廣的作物。因為清明剛過去

    告訴我的,是埋人的地方

    仍插著白幡,風吹來像酒幌一樣飄揚

     

    我無法猜想先人們身懷怎樣的謙卑

    他們活著的時候,拼命地勞作

    甘愿榨干最后一滴血汗。那時他們想的是

    向山村,向這個世界

    借幾十年時光?那么死了呢?

    死了,便潦草地埋在地里

    這時他們是向人世間

    是向他們的兒孫,借三尺黃土?

     

    我在弄關屯小學大門口看見一個女孩

    坐在灰蓬蓬的泥土里讀一本書

    在她的三步之外

    就是這樣一個墳堆,插著迎風飄揚的白幡

    我問她:小朋友,你害怕嗎?

    她說:不怕,不怕

    在那兒,住著我們的爺爺和奶奶

     


    扶 貧 點

     

    胡     弦

     

    甘 蔗 田 

     

    這一生,你可能偶爾經過甘蔗田,

    偶爾經過窮人的清晨。

    日子是苦的,甘蔗是甜的。

     

    不管人間有過怎樣的變故,甘蔗都是甜的。

    它把糖運往每一個日子,運往

    我們攪拌咖啡的日子。

    曾經,甘蔗林沙沙響,一個窮人

    也有他的神:他把苦含在嘴里,一開口,

    詞語總是甜的。

     

    軋糖廠也在不遠的地方。

    機器多么有力,它軋出糖,吐掉殘渣。

    ——沖動早已過去了,這鋼鐵和它擁有的力量

    知道一些,糖和蔗農都不知道的事。

     

    這一生,你偶爾會經過甘蔗田。

    淡淡薄霧里,幼苗們剛剛長出地面,

    傍著去年的遍地刀痕。

     

    弄關小學

     

    山坳里,一座米粒大的小學校,

    一群星星般的小孩子。

    每當他們誦讀,唱歌,

    風和云彩就在天上應和,

    群山起伏,像一座激動的大教室。

    ——已是春天,蘆葦新生喉管,

    竹林搖曳,一個女孩在作文里寫到:

    “我要像桃花心木那樣經受考驗……”

    已是春天,萬物蓬勃,

    校墻外的鍍鋅圍欄內,一頭斗牛

    正逡巡,憋著一身勁兒,像個

    挨了批評、不服氣的野小子。

     

        

     

    像花瓣兒扣成的,這球形繡

    掛在舊州街頭,

    如同敏感、快樂、惴惴不安的心。

    它們也應該經歷那樣的場面,

    在尖叫、有點粗魯、鬧哄哄的人群上,

    鳥兒一樣輕盈地滑行……

    ——不可能再有那樣的游戲了,

    任性的幸福,已被古老的傳說收走。

    可姑娘們仍然繡得認真,

    無數花瓣兒,又在春天的針尖下迷了路,

    無數微笑的好女兒,住在小鎮上,

    精通復雜、難以置信的手藝,

    擁有簡單、干凈的一生。 

     


    與史同在

     

    田    耘

     

    一雙手打開的十萬個春天

            ——致李保國

     

    崗底村漫山遍野的蘋果花開了

    李保國,你在哪里

    葫蘆峪滿溝滿坡的核桃樹綠了

    李保國,你在哪里

    從崗底到前南峪,從干溝到葫蘆峪

    巍巍太行的每一片果林

    都在用嘩啦啦的語言不停呼喚著你

    那個臉龐黝黑

    那個笑容憨厚

    那個一身塵土兩腳泥的太行新愚公哪里去了

    那個比農民更像農民的教授哪里去了

     

    扎根山區三十五年,每年深入山區兩百多天

    一年行程四萬公里,讓一百四十萬畝荒山披綠

    幫助農民增收三十五億元

    三十五年在山上的上萬個日夜,十四萬公里的奔波

    你用加法和乘法豐富生命

    讓這一連串數字的豐碑并肩站成一排

    永遠巍然矗立在太行山上

     

    你用一雙手為土里刨食的十萬個農民

    打開了十萬個陽光明媚的春天

    你把最好的論文寫在太行山上

    寫在千千萬萬被你培育成果樹專家的農民心里

    山當餐桌地當炕,躺在地上吃干糧

    渴了喝口溝里的水,累了在大樹下靠一覺

    你的九百個手機號碼中

    是農民、農民、農民

    除了農民,還是農民

    二十四小時開機,只為了

    隨時隨地為鄉親解答難題

     

    太行山綠了,你卻被半輩子的操勞帶走了

    三十萬網友在微信中為你點亮的燭光

    照亮了你此生唯一一次不情愿的行程

    你那最后的沒有陰影的行程

    而那些不會在網上點亮燭光的漿水村村民

    跨越燕趙,拼了命也要擠上車

    與全國各地趕來的農民匯合

    他們送你,他們留不住你,

    他們多想讓你早點兒回來

     

    李保國,想你了

    我就看看山坡上的樹

    直到看著樹木像你一樣走動

    李保國,想你了

    我就捧起一個紅蘋果,聞一聞你的氣息

    想你了,我就端詳起一顆薄皮核桃,

    那上面有你走過的山山嶺嶺

    有你生命的光澤

    有你無處不在的腳印

     

    李保國,你的影子還在太行山上

    你的根扎在這片熱土里

    山也想你,想以山音與你的心跳相連

    樹也想你,想與你的身影重疊在一起

    我們送你,我們留不住你,

    我們要你早點兒回來

    就是到了天堂你也要回來

    所有的紅蘋果都為你舉著路標

    漫山紅柿子都為你打著燈籠

    李保國,早點回來吧,多少人在等你啊

    山也在等,水也在等

    李保國,早點回來吧

    就是到了天堂你也一定要回來!

     

    周臺子之夢

             ——致范振喜

     

    坐落在最廣大人民目光之上的人民大會堂

    十三億種夢想正被一個夢想召喚

    十三億種聲波正在同一個頻道里共鳴

    十三億種向度匯聚成十九大報告里的關鍵詞

    ——復興!

     

    一位來自河北省灤平縣周臺子村的追夢人

    融化在這紅色的中國夢里

    紅色,是他血脈里的氧氣

    紅色,是他骨頭里的鈣質

    紅色,是死神和病魔

    都難以從他身上奪走的初心

     

    他和人民大會堂里的所有黨代表一起

    將那個紅色的夢

    高高托起

     

    如果把斑斕的中國夢分成三十四張拼圖

    其中之一便是絢麗多彩的河北夢

    如果再從河北夢中取出五萬分之一

    其中之一便是燕山腳下、灤河岸邊的周臺子夢

     

    抵達一個人的夢想只需要汗水

    而實現一群人的夢想,則需要

    把五彩繽紛的夢拼在一起

    譜寫成章

     

    范振喜,這個幫助整個村莊

    譜寫夢想的人

    是白血病人、心肌梗塞病人

    腦梗塞病人和嚴重失眠癥患者

    每天用上百粒藥片

    和一袋袋液體硬撐起來的人

    嚼了五年的方便面,硬把周臺子村

    從貧困的沼澤里扛進小康家園的人

     

    一個村莊的黨委書記

    卻與大刀闊斧的改革家劃上了等號

    新農村、土地流轉、文化建設

    福利全覆蓋、新型居住模式

    在十平方公里的試驗田里

    范振喜欣喜地看到

    它們結出了共同富裕的果子

     

    只用了十年

    而不是預想的三十年、五十年

    這讓范振喜的笑容里蕩漾著自豪

    美麗河北,最美之處

    或許不在風景,而在人心

     

    在周臺子十平方公里的舞臺上

    兩千多顆心,親密互動

    善與善的給予,善與善的回饋

    編織成人世間最美的風景

     

    那連接著過去、現在和未來的

    兩千多雙親人的眼神

    對你一再說出的是一種你從未體驗過的

    令靈魂震顫的方言

     

    這個全身千瘡百孔的人

    這個把樹枝、木棍、衣架

    當做流動輸液架的人

    這個把雷鋒、焦裕祿、王進喜

    裝進身體里,再活一次的人

    誰能抵達真實的范振喜

    誰就能把周臺子的善

    鋪滿浩浩蕩蕩的平川大野!


    小  啟

     

         《詩選刊》將從20207期開始開設“‘決勝全面小康、決戰扶貧攻堅’詩抄”專欄,歡迎投稿。

          投稿郵箱:495685862@qq.com。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视频二区 制服丝袜 学生系列
  • <dd id="au88e"><kbd id="au88e"></kbd></dd>
  • <strong id="au88e"><object id="au88e"></object></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