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二区 制服丝袜 学生系列

  • <dd id="au88e"><kbd id="au88e"></kbd></dd>
  • <strong id="au88e"><object id="au88e"></object></strong>
  • 首页 >> 作家作品 >>文學評論 >> 《浩蕩》敘述結構與情節動力的價值取向
    详细内容

    《浩蕩》敘述結構與情節動力的價值取向

    时间:2020-09-03     作者:陳娜輝【转载】   来自:文學報

    150903_p14_b.jpg


    近年來,網絡文學創作的現實題材轉向漸成規模,一批深耕網絡文學創作的大神作家,基于不輟時日的創作積累、生活世界的經驗反思、網絡實踐的身份自省、間性主體的意義協商,聚焦經驗世界的日常生活,通過網絡文學的創作形式為經驗世界結構形象,為瑣碎生活尋找意義,將行動中的個體照亮為意向性主體,創作出一批兼具網絡性、藝術性和思想性的現實題材網絡文學佳作。

    河北網絡作家協會副主席、作家何常在創作的現實題材網絡文學作品《浩蕩》,以五卷本的宏闊構架,敘述了改革大潮奔涌到浩蕩中游時,以何潮、周安涌等為代表的年輕創業者來到深圳,從無到有,逐浪潮頭,既改變個人命運又自覺擔負創新發展使命,在事業拼搏的艱辛歷程中開闊眼界、把握趨勢、提升格局,波瀾壯闊地書寫出人生和時代的傳奇。該作入選2018年度網絡小說排行榜,并入選國家新聞出版署和中國作協聯合推介的“謳歌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暨2019年度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名單,很好地回應了網絡文學主流化過程中作家肩負的社會責任感和使命感與網文創作個性化、商業化之間的矛盾問題,為現實題材網文寫作樹立了典范。

    作為一部優秀的現實題材網文作品,《浩蕩》用敘述摹寫現實,給時間塑形,何常在將在具體的生活境遇中沉淀的倫理判斷和價值選擇,形成文本創作的敘述動力,內化于作品的敘述結構和情節編排,既接地氣又有格局,既表征時代現實,又引起讀者共鳴。

    敘述結構的構建完形,“是敘述藝術作為人類交際工具的社會功能的要求,是推動敘述中的情節起承轉合的力量,是展現一定的價值觀,而結局就是價值判斷”,映現出敘述世界的倫理目的和價值取向。

    《浩蕩》的敘述結構主線明晰,支線錯綜,形成線性網狀的敘述結構。以何潮大學畢業來到深圳的創業歷程為主線,串聯匯聚起各個行業創業者的跌宕人生,每個創業者又能在主人公何潮的創業發展線索中鏈接起他們自己較為完整的創業故事,各具特色,各成風格,既具真實性又兼典型性。以何潮的創業歷程為主線,表征著創作者的敘述目的和敘述評價,又以其他創業者的完整創業敘述反襯或補充這種敘述評價。

    這樣的敘述結構本身便從形式上隱喻了《浩蕩》的主題意象,正如文本中反復描述的,“現在中國是中游,正是浩浩蕩蕩奔流不息的大江大河”,“春風浩蕩,既帶來新生,也會顛覆舊的秩序”,“我們慶幸的是恰逢盛世,在一個波瀾壯闊的時代,親身經歷了一個浩蕩的時代,一個改變世界的傳奇”,既是對細節無限的經驗世界的摹寫還原,又有基于創作者主體性關照的價值評判,既充實豐滿了敘述世界的復雜構建,又在敘述世界的完形中彰顯敘述的價值取向。

    敘述結構的價值取向問題,著眼于小說文本如何從經驗世界中選擇有意義的事件組合起來形成敘述世界中情節的結構意義。另一方面,這些被選入敘述世界的情節是如何向前發展,完成敘述,構架完整的敘述世界的,涉及推動敘述走向結局的情節動力問題。

    《浩蕩》敘述的時間起點選擇在1997年,從經驗世界的角度來說,這一年香港地區回歸、亞洲金融風暴爆發、互聯網崛起、移動通訊離普通人的生活越來越近……還有無數個體生活的經驗細節。敘述就是要在  “經驗細節中尋找秩序、意義、目的,把它們編成情節”,構造人物形象的“時間性存在”和“目的性存在”。作品情節的邏輯起點聚焦在“新的時代即將到來”的歷史時刻,開篇敘述主人公何潮畢業前夕“興奮而激動”地在學校旁邊的飯店角落里觀看香港地區回歸的電視直播,與一心出國的女朋友分手,堅定地留在國內,南下深圳尋找創業機會。從這個情節編排中可以看到,推動情節發展的動力因素具有明確的價值取向,情節之間因果關系的形成基于主人公的價值選擇!爱敶蟪眮砼R的時候,你唯一能做的正確事情就是迎風破浪”,“何潮就決定來深圳工作,因為他仔細研究了深圳從成立到1997年來每年的經濟增速,以及不斷創造的奇跡,他堅定地認為深圳的奇跡還會繼續下去”。

    《浩蕩》整部作品的情節編排從開篇就形成了這樣穩定的雙重動力,情節進程的顯性動力是何潮對時代潮流的理解、判斷和信念,基于此不斷否定前一狀態推進到下一個情節進程;而在這一顯性動力背后,更深層的內在動力是何潮的國家自信心、自豪感和責任感、使命感,尤其在作品后半部分,何潮公司上市與否的情節推進,其內在動力是走向國際,有利于國家安全。無論是何潮對時代潮流信念的顯性動力引導的個人奮斗情節演進,還是其國家認同的內在動力導向的敘述類型,都表征著創作者對經驗世界塑形的價值判斷和價值取向。

    作為一部現實題材網文創作,《浩蕩》敘述動力的價值取向還表現在利用作品生成的網絡性特點與讀者的協商對話上。創作者以文本的情節走向為中介,與生活世界中的閱讀主體對話交流,引導閱讀主體的價值協商和身份認同。

    《浩蕩》卷帙浩繁,人物眾多,情節復雜,卷入的經驗世界細節可觀,但情節結構嚴謹綿密,主線支線相互補襯支撐;推動情節向前發展的雙重動力穩定可靠,因果可尋,使這部浩蕩的現實題材網絡文學作品扎實可信,形成了敘述世界對現實世界的“理想對應性”。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河北作家網
    视频二区 制服丝袜 学生系列
  • <dd id="au88e"><kbd id="au88e"></kbd></dd>
  • <strong id="au88e"><object id="au88e"></object></strong>